江苏快3开奖结果今天下载
| 公務員考試 | 事業單位招考 | 軍轉考試 | 江蘇市縣公職招考 | 公共管理培訓 | 法律法規 | 求職招聘 | 筆跡測評 |
  { 高級檢索 }
熱門檢索: 課程  面試  軍轉培訓  單位招聘  應試  經驗  測試
 
網站首頁 > 公共管理培訓 > 公共管理論文庫 > 文章內容
鄭永年:國企會導致中國國家權力危機嗎?
  雙擊自動滾屏
2012-6-5 9:26 發布人:天策CJ  來源:網絡  閱讀:3732
 
 

    不難發現,近年來,在西方,人們很快在對發展中國家盛行的國家資本主義形成這樣一種共識:國家資本主義是這些國家的權力經濟基礎,并且正在對西方的自由市場經濟和建立在這個基礎之上的國際經濟體系構成了威脅。其中,中國更是被視為國家資本主義的典型代表,因為和其他經濟體相比,中國存在著一個無比龐大并且日益擴張的國有經濟部門。西方現在普遍地把中國視為“國家資本主義主導”下的權威主義政治體系。這種新概念正在形成,很多國家也開始針對這種情形制定對應的中國策略。很顯然,這種概念也已經開始表現在西方政府的對華政策,從而對中國產生直接的影響。例如,西方的這種認知已經對中國的“走出去”戰略構成了嚴重的阻力,中國的國企在拓展海外市場的過程中,頻頻遭遇西方政府強大的政治上的和意識形態上的抵制。
    那么,中國的國企真的如西方所認為的那樣會成為國家權力的基礎?中國政府真的可以把國企當作工具而對西方經濟和整個世界經濟體系構成威脅嗎?西方對中國國家資本主義的認識也已經使得中國內部一些人覺得飄飄然,覺得國企已經成為中國應付西方經濟的有效武器。尤其是在2008年之后,中國政府充分使用國企這一經濟杠桿有效地應付了世界經濟危機對中國的沖擊,這使得一些人覺得國企是國家權力的支柱,是中國模式的內核。這種認知不僅存在于一些社會群體中間,而且也存在于各級領導層。近年來,國有企業大擴張和這樣的認知是有緊密關聯的。
    但是,現實是嚴峻的。如果一些既得利益集團在國企大大擴張過程中獲得了巨大的好處,那么中國社會的大多數并不僅沒有感到國企存在對他們的意義;相反,他們感受到了國企擴張對他們的利益的巨大威脅。國有企業實際上早已經成為中國各方面抱怨的對象。如果國企照此發展下去會產生什么樣的政治社會后果?簡單地說,它會釀成一場國家權力危機。為什么這樣說?

    國企發展下去的后果

     1990年代中期之后,中國政府通過諸如“抓大放小”改革戰略使得從前計劃經濟下的國有企業很快擺脫了大虧損的困境。今天,龐大的國企已經成為中國所說的“舉國體制”的工具。對外界來說,它是中國國家權力的象征。不過,“國家資本主義”一旦成為主導經濟形態,對中國的內部發展的影響不可忽視。民富才能國強,這是世界經濟歷史的經驗。在西方,盡管在國家和市場之間也存在著競爭,但政府從來不會把市場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政府規制市場,但不是控制市場。市場創造財富之后,政府才會有能力進行社會改革,保障社會成員的經濟權利。西方國家從原始資本主義過渡到福利資本主義,不是資本主義本身發展的結果,而是政府在社會力量的壓力下規制市場的結果。但后來國家主導的福利制度,導致了國家空間的大擴張和市場空間的收縮,尤其在經濟領域,于是就有了私有化運動,特別在美國里根總統和英國撒切爾首相期間。總之,保持市場和政府之間的均衡,一直是西方經濟體能夠有效運作的首要條件。當然,一旦政府對市場失去規制能力,西方必然發生經濟危機。 
    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能夠在很短時間里達到“國富”的狀態。就國家財力來說,今天的中國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但代價是“民弱”。“國家資本主義”的一個特點,就是國家或者國家的代理者通過各種機制包括政治、行政、市場等等,有效地把財富從“民”轉移到“國”。但是,從長遠來看,民弱必然導致國弱。應當看到,國富并不必然導致國強,在中國尤其如此。在中國的體制環境下,國企并不屬于國家,而是屬于國家的代理者。所謂的國家資本主義所積累的財富并不能為政府所支配,而是為少數代理者所支配。在很多情形下,這些代理者的行為已經大大超越了政府的控制。或者說,這個領域的存在不但沒有使得政府更強大,反而是有效地制約著政府的行為。更為重要的是, “國家資本主義”正在快速地導致社會資源枯竭。社會資源一旦枯竭,政府就會失去經濟基礎,進而是政治基礎。
    如果政府(尤其是國有部門)無限擴展,市場空間繼續萎縮,財富繼續從社會流向國家(或者國家代理者)而不是相反方向,那么中國在改革開放之后艱難發展起來的民營企業部門必然會在一定的時候突然解體,釀成大危機。
    這種擔心并不是一點也沒有道理,這方面中國是有深刻的歷史教訓的。1949年建國之前,中共提出“新民主主義”理論,把此確立為建國路線。應當說,這一理論從經濟結構上看,是一個混合經濟體,包括私人企業、公私合營企業和國家資本主義。建國初期,這三者共存,并且比較平衡。但是,為什么沒過幾年,形勢急轉直下,私人資本和公私合營體系全面解體呢?很多人說,這是執政黨的改造舊經濟結構的成功。但從現在看來,這是一次大失敗。如果中國能夠長期堅持“新民主主義”的經濟路線,中國很可能走上日本和亞洲“四小龍”路線,而可以避免日后的蘇聯式的貧窮社會主義路線。可惜的是,“新民主主義”經濟路線很快就演變成僅僅是轉型的策略,即向國家資本主義轉型。隨著國家資本主義很快控制私營資本賴以生存的物質供應和市場,這個部門的死亡成為必然。與其說是執政黨改造資本主義的成功,倒不如說私營資本主義失去了生存空間而“和平”地投降了。一旦私營部門死亡,計劃經濟的經濟基礎也就得到了確立,國家就再也沒有回頭路了。
    今天的中國,有關部門為了替國企擴張辯護,否認國企的擴張和其所產生的問題,他們所使用的資料主要是國企和非國有部門占總體GDP(國內生產總值)上的比例等數據。但這種簡單的比例毫無意思。現實的情形就是,非國有部門現在面臨各種嚴重的問題,例如很難從政府控制的銀行得到貸款、民間融資機構缺失、投資空間收縮等等。這些都和這些年的國有部門的急劇擴張有直接的關聯。在很長時間里,民營企業和國有部門的競爭處于交織狀態。民營企業有一定的能力來抵抗國企的擴張。但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這種局面得到很快的改變。政府所推出的4萬億“救市”資金大多流入國有企業部門。國企從此大擴張。這里政策的失誤是很顯然的。政府利用國有企業來救市,可以理解。但政府沒有明確告訴國企,哪些領域可以去,哪些領域不可以去。結果,國企流向一切可以掙錢的領域,尤其是那些往日由民營企業所擁有的空間。這很快就導致了經濟結構的失衡,即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因為中國國企往往是大型企業,而民營企業是中小型企業,國企的擴張也導致了大型企業和中小型企業之間的失衡。當然,最終是政府和市場之間的失衡。在國企和政府相結合的情況下,市場無能制約前者的任何行為。
    就像上世紀五十年代一樣,中國的民營企業開始“投降”了。有兩個已經發生和繼續發生的現象值得我們關注和深思。一是民營企業開始抱國企的“大腿”。連浙江那樣民營企業高度發達的地區,民營企業紛紛和國企“聯姻”。有的是自愿的,有的是被迫的。為什么作此選擇?為了活命,或者活得長一些。抱國企“大腿”就是以很高的經濟價格買一個政治上的保險。沒有一套有效的法律體系來保護民營企業,民營企業家們就覺得很不安全。實際的情形是,不管民營企業做得多大,如果被權力盯上了,就會被搞得很狼狽,傾家蕩產的例子有,坐牢的例子也有。第二,很長一段時間以來,中國民營企業部門大量的企業家連同他們的資本迫于國內每況愈下的環境開始外流。這個群體的人中,一些人感覺到抱國企“大腿”的代價太高,一些人抱不上大腿,于是選擇出走。中國會不會重復上世紀五十年代的情況?如果目前的趨勢不能扭轉,那么歷史必然重復。在全球化的環境下,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但一旦出現,中國經濟必然遭遇大危機。

    國企改革有三步

    所以說,如果美國的問題是華爾街,那么中國的問題便是國企。怎么辦?很顯然,必須深化國企改革。如何改革?
    就國家資本主義或者國企改革來說,目前爭論中的政策思路有二。一是西方新自由主義的思路,即全盤的私有化;二是具有中國傳統社會主義色彩的思路,即對國有企業進行“分紅”。無論中國還是西方,經濟自由主義一直在提倡私有化,因為他們把私有產權視為是最重要的經濟發展要素。這里當然不討論這一理論的得失。要指出的是,全盤私有化并不是中國的選擇。有幾個因素的存在使得國家資本主義會繼續在中國存在下去。第一是,全盤私有化沒有政治可行性。也就是說全盤私有化的思路過于理想化,并不具有操作性。國有企業已經像美國的華爾街一樣,“過大而不能倒”。第二,更為重要的是,在中國目前的政治體制和經濟結構下,一旦龐大的國企被私有化,必然是“內部私有化”,即國企落入有錢有勢的少數人手中,從而不可避免要成為葉利欽時代俄國的寡頭經濟。第三是,目前國際經濟格局和國際形勢。中國總體上仍然處于后發展中國家,國家仍然需要繼續在提高中國企業在國際經濟中的競爭力過程中扮演一個重要角色。就是說,國有企業可以強化中國的國際競爭力。第四是,國有企業存在的“國家理性”,即國企在國家內部經濟運作過程中的作用。自漢代《鹽鐵論》以來,人們對國企的功能已經形成了諸多的共識,國企要在一些關鍵領域扮演關鍵作用,包括國防、基礎設施建設、應付危機、平準市場等。這些功能在當代仍然在繼續。
“分紅”的思路反映了中國社會近年來對國企的憤怒之情。根據這種思路,國企仍然可以繼續發


    特別說明:由于各方面情況的不斷調整與變化,天策網所轉載的信息僅供參考,敬請廣大網友以權威部門公布的正式信息為準。

 
 
 
 ↑上一篇  鄭永年:利益集團主導的改革不可能成功
 ↓下一篇  鄭永年:中國保護社會就是為了挽救市場經濟
 打印此文 | 收藏此頁 | 關閉窗口 | 返回頂部
 
 
 
  [報名]2020年江蘇省公務員筆試輔導班開始報名啦!  
  [報名]2020年國考選崗指導在線直播課  
  [報名]2020年國考公共科目(行測&申論)備考指導公開課  
  [報名]【南京】2020年天策國考筆試班課程安排計劃  
  [報名] 2020年淮安市事業單位筆試輔導班開始報名啦!  
  [報名]【南通】2019(下)天策南通市部分縣(市、區)事業單位招考  
  [報名]【淮安】2019年江蘇淮安市屬事業單位 面試培訓招生簡章  
  [結束]【連云港】天策2019年省屬事業單位招考 面試集訓班簡章  
  [報名]【南通】天策2020年新一輪公務員、事業單位招考培訓簡章  
  [結束]【南京】2019年上半年事業單位筆試班招生簡章  
  [結束]【南通】天策2019江蘇省公務員招考面試集訓班招生簡章  
  [結束]【安徽】2018年天策國考筆試培訓課程  
  [結束]【南京】2018年國考周末實戰班火熱招生中  
  [結束]【常熟】2018年公務員筆試基礎班招生簡章  
  [結束]【南京】2018年國考暑期班招生簡章  
  [結束]【淮安】2018年暑期國考班招生簡章  
  [結束]【大豐】事業單位招考筆試培訓招生簡章  
  [結束]天策教育2017年安徽省考面試特訓營招生簡章  
  [結束]2017上半年省直事業單位面試輔導班招生簡章  
  [結束]【無錫】2017年上半年事業單位面試班招生簡章  
 本類推薦  本類熱點
 
 相關文章  
  ·中國特色環保新道路的內涵  
  ·論利用網絡進行新時期的黨建工作創新  
  ·WTO對公共政策執行的影響探討  
  ·鄭永年:中國政治改革的理想路徑  
  ·鄭永年:利益集團主導的改革不可能成功  
  ·鄭永年:國企會導致中國國家權力危機嗎?  
  ·鄭永年:中國保護社會就是為了挽救市場經濟  
  ·鄭永年:全球化與弱政府  
  ·鄭永年 翁翠芬:為什么中國的改革動力來自地  
  ·鄭永年:讓官員走出“特權堡壘”  
 
 
姓名:
聯系方式:
內容:
 
 * 評論內容最多為50字
 
  南京市玄武區太平北路51號太平商務大廈11層(210008)
Tel:025-83217847 83217817
Fax:025-83217847 Email:jstiance@163.com

400咨詢熱線:400-025-7817
025-83217817、83217847
辦學許可證:教民3200007ZX0041號
蘇ICP備17000982號
江蘇天策教育培訓中心 版權所有
必赢客江苏快3